当前位置:首页->公共外交新闻->谈丝绸之路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如何开展 ——访复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
谈丝绸之路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如何开展 ——访复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
发布日期:2015-01-26 11:51:21 来源: 浏览:1704次

 

“公主堡”的名称最早见于玄奘《大唐西域记》,它在塔什库尔干县城以南,是古丝绸之路咽喉地的古堡。上图为1906年斯坦因进行中亚考察时拍摄的公主堡,下图为2013年的公主堡。

 

侯杨方教授认为玄奘从明铁盖山口返回是不符合事实的,与《大唐西域记》所载情况南辕北辙,这块立在山口的“玄奘东归古道碑”也就成了笑话。

 

丝绸之路沿线人类活动较少,许多地貌、风物一个世纪以来几乎没有改变。上图为1906年斯坦因在明铁盖山口拍摄的柯尔克孜牧民, 下图为2013年复旦史地所科研团队行至明铁盖山口,模仿当时场景拍照。

 

资料图中,前苏联飞机飞过阿富汗巴米扬大佛。这一世界遗产2001年毁于塔利班之手。

 

  2015年1月14日,亚洲杯小组赛中国队以2:1逆转战胜乌兹别克斯坦。乌兹别克斯坦队是中国队在亚洲足球赛场上的强劲对手,而在地缘政治和经济领域,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的关系密切,尤其是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“一带一路”策略后,乌兹别克斯坦更成为“丝绸之路”上的重要合作伙伴。

  2013年9月10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分别提出建设“新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的战略构想,简称为“一带一路”。此后,针对这一构想,诸如乌鲁木齐“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研讨会”(2014年6月26、27日)等各种论坛、研讨会不断举行。2014年8月15日,复旦大学—甘肃丝绸之路经济带协同发展研究院成立;今年1月10日,北京外国语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在北京揭牌成立,它们的成立,显然可以视作对“一带一路”命题的回应。

  在近两年的实地考察与研究的基础上,复旦-甘肃丝绸之路经济带协同发展研究院院长、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侯杨方研发的“丝绸之路历史地理信息系统”在2014年5月19日正式上线,首次高精度复原了丝绸之路帕米尔高原路线。在此之后,侯杨方一方面继续开发丝绸之路河西走廊路线,另一方面,他将目光移出象牙塔,投射到丝绸之路的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上来,“基础研究做好了,自然而然就有了后续应用的问题,比如旅游产品、文化产品上的应用,那么也自然而然就引出各个国家合作开发的问题。”

  那么,丝绸之路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如何开展?相对于经济措施和地缘政治策略,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具有哪些优势?开展的基础是什么,在操作上又需要注意什么?针对这些问题,1月12日,早报记者专访了侯杨方教授。访谈过程中,侯杨方提到最多的两个关键词是“民间”和“互信”:更多通过民间渠道展开润物无声的公共外交和文化外交,推出真正能够打动对方和自己的文化产品,以达到互信和共赢。

  

公共外交是学术研究的现实结果

  东方早报:你本人之前做的是丝绸之路的复原工作,现在为何开始关注起丝绸之路公共外交?

  侯杨方:我原来做丝路复原,完全是出于学术上的好奇心,要把它做出来,因为确实没有人做出来过。现在的研究基本上是纸面研究,就是写写文章那种,拿这种文章去找路肯定是找不到的,即使给一张简图,还是没用的。我们现在做的精准复原是什么含义呢?我们把复原结果在网上公布,按照这个路线,你肯定能找到原来的路线。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可重复验证的结果,这是科学与非科学之间最大的、根本的差异。

  传统历史地理研究,多数只是停留在纸面上,仅仅是文献考证,没有经过实地验证。而只做到实地验证这一步还不行,要把其供大众重复验证的方式展示出来,最后证明你的结果是正确的,这才是唯一的结果。

  所以,做到这种地步它自然会产生现实的结果,为什么?比如说,上次我们那个签约(复旦-瑞南一带一路战略合作暨丝绸之路奖教金奖学金签约仪式),民企愿意投资,为什么?民企的嗅觉是最灵敏的,企业家的钱是自己的,所以他们不会胡来的,他们感觉到里面巨大的商机了。其实我们之前也感觉到了,我跟有些地方政府也说过了,但是地方政府敏感度可能没这么高。

  实际上这就是高端徒步旅游路线最好的产品,我把它复原了,它有自然风景,也有人文的,有历史的人物,玄奘、高仙芝、马可·波罗、斯坦因、斯文·赫定等等,都去过这些地方。这些地方大家在书本上看到过,但是究竟在哪,现在我告诉你了。这种未来的体验式的带有深刻历史内涵的旅游,具有可重复性,非常重要,也非常有市场。

  但是不做前期的基础工作,想要达到这一步是不可能的,最多停留在去参观一下阳关、玉门关,意义不大。此前有过很多次重走丝绸之路的活动,但是这种实际上是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或者最多是看看古迹遗址,走的是公路并不是丝路原来的路线,容易到达,并不能激起大家的激情与兴趣。我们下一步要把丝绸之路全部复原,至少先把国内部分,南疆两条线到河西走廊再到长安、洛阳全部复原。没复原之前和复原之后,看到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所以复原是提高真正深层次的旅游文化内涵、人的体验,这就是基础研究的作用和意义。

  东方早报:开发丝绸之路旅游路线,为何又会牵涉到公共外交呢?

  侯杨方:因为丝绸之路是国际路线。它的东部路线是在中国,过了帕米尔以后,就到了中亚——中亚五斯坦,再加阿富汗(斯坦),巴基斯坦不可绕开,再往前是伊朗、土耳其,甚至到叙利亚。所以就是纯粹做学术研究、旅游路线,也牵涉到和对方进行合作,很多都牵涉到公共外交,在公共外交层面解决这些问题,几国怎么联合设计旅游路线,怎么联合申遗。

  上次申遗的主要是丝路的北道,实际上丝路主干线是在南面,越帕米尔以后到阿富汗、塔吉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克什米尔,再往伊朗、印度去,这才是主要的干道,而且是精华段,都没有申遗。你看看重要的走过丝路的人,一般走的都是这一段,法显、玄奘、高仙芝、马可·波罗、斯坦因、赫定走的都是这段。所以肯定涉及到多国之间的文化合作,这是必然的结果。

  我元旦前去了外交部,和主管“一带一路”的经济司进行对接,说这些国家也非常有兴趣,比如,巴基斯坦就特别想和中国合拍一部丝绸之路的纪录片。这种纪录片的脚本是最重要的,而没有前期基础研究是不行的。其实丝绸之路纪录片做过很多次,NHK的、央视的,但是都因为缺乏必要的前期基础学术研究,很多具体的路线都是一笔带过。所以,如果我们要在这种雄厚的学术成果基础上做纪录片,是完全不一样的,而且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国际关注的,加上帕米尔成为军事禁区一百年了,大家的好奇心非常强,这就是文化实力的软输出。

  北外成立丝绸之路研究院时,一个中央台的电视剧导演就说,中国输出的很多东西,电视剧啊,效果适得其反,人家觉得其中毫无价值观,或是完全不能被人接受的价值观。这就是我们没有好的文化产品的问题,那么,好的文化产品从哪来?要靠深厚的学术积累,不是凭空写那些煽情的东西就行的。最典型的就是中央台刚做的那个新丝绸之路纪录片,完全是不着边际地胡乱煽情,一点用没有,放在国内都没有人看,你怎么拿给人家看,去吸引、感动他们?

  所以,要先有雄厚的学术基础和实地考察基础,然后再写好脚本,因为脚本是灵魂,你到底要讲述什么故事?比如上海电视台也拍过《喀什四章》,大家觉得还是不错的,但就是风光片,没有故事,没有线索串联,写不出来有内涵的脚本。所以,现在我们进行文化输出,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内涵,再好的高清设备,再好的航拍技术,拍出来的雪山不就是雪山吗?没有雄厚的学术基础会闹笑话,就像中央台拍的《玄奘之路》纪录片,讲玄奘从明铁盖山口回来,这怎么可能呢?这和《大唐西域记》记载的地理情况,恰好是南辕北辙,玄奘是从西北的大帕米尔往东南行的,而从明铁盖回来是从克什米尔反向的,往北走的。为此在明铁盖还立了块玄奘东归古道碑,这不是笑话吗?这样做出来的文化产品,怎么进行输出呢?

  东方早报:所以,中亚、西亚等丝路带上国家也有这样的合作诉求?

  侯杨方:对啊,巴基斯坦外交部的人就和中国讲,他们想和中国方面联合拍这个纪录片,还想联合开展旅游合作,不和中国合作是不可能的,到边境就卡住了。如果这个合作顺利进行,就自然而然成为民间的文化交流和公共外交的组成部分,也为当地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。

  东方早报:丝绸之路公共外交为什么需要民间更多的参与?

  侯杨方:我在中亚考察的时候,去过一个斯坦因、斯文·赫定都去过的很著名的交通枢纽,在帕米尔一个深处山谷里面,叫做巴什拱拜孜(Bash Gumbaz,Gumbaz在突厥语中,意为坟墓)的村庄。这个村庄给我印象非常深刻,整个村庄的公共空间是围绕一口压水井展开的。当地的男女老少都知道,这是日本人给他们打的。而且不只是水井,每家每户还都发了一个很结实的铁皮桶,用来打水。这样他们一直都会记得,长时间都会记得,这是日本人给他们做的。日本这种民间的草根外交就很成功,而且深入到每个村庄了,深入到每家每户的心里去了,形成了一种群体记忆——因为每天都要去打水,围绕着水井聊天,都会知道水井和日本人的关系。

  这种通过民间团体或者志愿者进行援助的方式投入非常低,但是取得的效果非常好,就如同毛细血管一样渗透到整个社会的肌理中去。

  我相信我们现在的决策机构已经意识到这样的问题,所以现在逐渐开始强调“一带一路”的公共外交。通过这种一点一滴的真正让当地民众受益的方式,比如当地缺电缺水,我们就可以给每家每户安装太阳能发电设施,这样可能收效更大,润物无声,可以更加深远。

  

“互联互通”建立在“互信”上

  东方早报:除了旅游方面和文化方面,还有哪些方面可以开展公共外交?

  侯杨方:最简单的就是金融方面的互联互通。比如和中亚几个国家进行贸易往来,他们的货币不是国际货币,人民币也不是,那结算平台怎么办?是不是要建立一个独立的结算平台,包括金融网络平台?这是肯定要解决的。物流也是这样的,没有这个金融结算平台,物流也开展不了。再比如轨道,中国要建欧亚铁路,但前苏联是宽轨,我们是窄轨,标准轨的问题要不要解决?这些都是统一的一系列的问题,必须都要通过公共外交进行解决的。

  再说回文化,丝路沿线各国的文化多样性非常丰富,做出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文化产品怎么进行交流,有没有交易市场和展览中心,这些都非常重要。这就是我们学院未来和企业合作的切口,企业他们考虑的问题很实在。但说回来,只要开展我前面说的那些东西,最后必然涉及到金融、物流、展览等各个方面的问题。

Copyright 2008 Public Diplomacy & Culture Exchange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
公共外交文化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:gbd@cpdcea.com
电话:010-85804320 传真:010-85893243 邮政编码:100025
地址:中国北京朝阳区建国路78号
京ICP备18040295号-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4464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4464号